《隋书・列传・卷十二》

  韦世康(弟洸 艺 冲 从父弟寿)

  韦世康,京兆杜陵人也,世为关右著姓。祖旭,魏南幽州刺史。父夐,隐居不 仕,魏、周二代,十征不出,号为逍遥公。世康幼而沉敏,有器度。年十岁,州辟 主簿。在魏,弱冠为直寝,封汉安县公,尚周文帝女襄乐公主,授仪同三司。后仕 周,自典祠下大夫历沔、硖二州刺史。从武帝平齐,授司州总管长史。于时东夏初 定,百姓未安,世康绥抚之,士民胥悦。岁馀,入为民部中大夫,进位上开府,转 司会中大夫。

  尉迥之作乱也,高祖忧之,谓世康曰:“汾、绛旧是周、齐分界,因此乱阶, 恐生摇动。今以委公,善为吾守。”因授绛州刺史,以雅望镇之,阖境清肃。世康 性恬素好古,不以得丧干怀。在州尝慨然有止足之志,与子弟书曰:“吾生因绪馀, 夙沾缨弁,驱驰不已,四纪于兹。亟登衮命,频莅方岳,志除三惑,心慎四知,以 不贪而为宝,处膏脂而莫润。如斯之事,颇为时悉。今耄虽未及,壮年已谢,霜早 梧楸,风先蒲柳。眼暗更剧,不见细书,足疾弥增,非可趋走。禄岂须多,防满则 退,年不待暮,有疾便辞。况娘春秋已高,温清宜奉,晨昏有阙,罪在我躬。今世 穆、世文并从戎役,吾与世冲复婴远任,陟岵瞻望,此情弥切,桓山之悲,倍深常 恋。意欲上闻,乞遵养礼,未访汝等,故遣此及。兴言远慕,感咽难胜。”诸弟报 以事恐难遂,于是乃止。

  在任数年,有惠政,奏课连最,擢为礼部尚书。世康寡嗜欲,不慕贵势,未尝 以位望矜物。闻人之善,若己有之,亦不显人过咎,以求名誉。寻进爵上庸郡公, 加邑至二千五百户。其年转吏部尚书,馀官如故。四年,丁母忧去职。未期,起令 视事。世康固请,乞终私制,上不许。世康之在吏部,选用平允,请托不行。开皇 七年,将事江南,议重方镇,拜襄州刺史。坐事免。未几,授安州总管,寻迁为信 州总管。十三年,入朝,复拜吏部尚书。前后十余年间,多所进拔,朝廷称为廉平。 尝因休暇,谓子弟曰:“吾闻功遂身退,古人常道。今年将耳顺,志在悬车,汝辈 以为云何?”子福嗣答曰:“大人澡身浴德,名立官成,盈满之诚,先哲所重。欲 追踪二疏,伏奉尊命。”后因侍宴,世康再拜陈让曰:“臣无尺寸之功,位亚台铉。 今犬马齿濆,不益明时,恐先朝露,无以塞责。愿乞骸骨,退避贤能。”上曰: “朕夙夜庶几,求贤若渴,冀与公共治天下,以致太平。今之所请,深乖本望,纵 令筋骨衰谢,犹屈公卧治一隅。”于是出拜荆州总管。时天下唯置四大总管,并、 扬、益三州,并亲王临统,唯荆州委于世康,时论以为美。世康为政简静,百姓爱 悦,合境无讼。十七年,卒于州,时年六十七。上闻而痛惜之,赠赙甚厚。赠大将 军,谥曰文。

  世康性孝友,初以诸弟位并隆贵,独季弟世约宦途不达,共推父时田宅尽以与 之,世多其义。

  长子福子,官至司隶别驾。次子福嗣,仕至内史舍人,后以罪黜。杨玄感之作 乱也,以兵逼东都,福嗣从卫玄战于城北,军败,为玄感所擒,令作文檄,辞甚不 逊。寻背玄感还东都,帝衔之不已,车裂于高阳。少子福奖,通事舍人,在东都与 玄感战没。

  洸字世穆,性刚毅,有器干,少便弓马。仕周,释褐直寝上士。数从征伐,累 迁开府,赐爵卫国县公,邑千二百户。高祖为丞相,从季父孝宽击尉迥于相州,以 功拜柱国,进封襄阳郡公,邑二千户。时突厥寇边,皇太子屯咸阳,令洸统兵出原 州道,与虏相遇,击破之。寻拜江陵总管。未几,以母疾征还。俄拜安州总管。伐 陈之役,领行军总管。及陈平,拜江州总管,率步骑二万,略定九江。陈豫章太守 徐璒据郡持两端,洸遣开府吕昂、长史冯世基以兵相继而进。既至城下,璒伪降, 其夜率所部二千人袭击昂。昂与世基合击,大破之,擒璒于阵。高梁女子洗氏率众 迎洸,遂进图岭南。上遣洸书曰:“公鸿勋大业,名高望重,率将戎旅,抚慰彼方, 风行电扫,咸应稽服。若使干戈不用,兆庶获安,方副朕怀,是公之力。”至广州, 说陈渝州都督王猛下之,岭表皆定。上闻而大悦,许以便宜从事。洸所绥集二十四 州,拜广州总管。岁馀,番禺夷王仲宣聚众为乱,以兵围洸,洸勒兵拒之,中流矢 而卒。赠上柱国,赐绵绢万段,谥曰敬。子协嗣。

  协字钦仁,好学,有雅量。起家著作佐郎,后转秘书郎。开皇中,其父在广州 有功,上令协赍诏书劳问,未至而父卒。上以其父身死王事,拜协柱国。后历定、 息、秦三州刺史,皆有能名,卒官。

  艺字世文,少受业国子。周武帝时,数以军功致位上仪同,赐爵修武县侯,邑 八百户。授左旅下大夫。出为魏郡太守。及高祖为丞相,尉迥险图不轨,朝廷微知 之,遣艺季父孝宽驰往代迥。孝宽将至鄴,因诈病,止传舍,从迥求药,以察其变。 迥遣艺迎孝宽。孝宽问迥所为,艺党于迥,不以实答。孝宽怒,将斩之,艺惧,乃 言迥反状。孝宽于是将艺西遁,每至亭驿,辄尽驱传马而去。复谓驿司曰:“蜀公 将至,宜速具酒食。”迥寻遣骑追孝宽,追人至驿,辄逢盛馔,又无马,遂迟留不 进,孝宽与艺由是得免。高祖以孝宽故,弗问艺之罪,加授上开府,即从孝宽击迥。 及破尉惇,平相州,皆有力焉。以功进位上大将军,改封武威县公,邑千户。以修 武县侯别封一子。高祖受禅,进封魏兴郡公。岁馀,拜齐州刺史。为政清简,士庶 怀惠。在职数年,迁营州总管。艺容貌瑰伟,每夷狄参谒,必整仪卫,盛服以见之, 独坐满一榻。番人畏惧,莫敢仰视。而大治产业,与北夷贸易,家资巨万,颇为清 论所讥。开皇十五年卒官,时年五十八。谥曰怀。

  冲字世冲,少以名家子,在周释褐卫公府礼曹参军。后从大将军元定渡江伐陈, 为陈人所虏,周武帝以币赎而还之。帝复令冲以马千匹使于陈,以赎开府贺拔华等 五十人及元定之柩而还。冲有辞辩,奉使称旨,累迁少御伯下大夫,加上仪同。于 时稽胡屡为寇乱,冲自请安集之,因拜汾州刺史。高祖践阼,征为兼散骑常侍,进 位开府,赐爵安固县侯。岁馀,发南汾州胡千馀人北筑长城,在途皆亡。上呼冲问 计,冲曰:“夷狄之性,易为反覆,皆由牧宰不称之所致也。臣请以理绥静,可不 劳兵而定。”上然之,因命冲绥怀叛者。月馀皆至,并赴长城,上下书劳勉之。寻 拜石州刺史,甚得诸胡欢心。以母忧去职。俄而起为南宁州总管,持节抚慰。复遣 柱国王长述以兵继进。冲上表固让。诏曰:“西南夷裔,屡有生梗,每相残贼,朕 甚愍之,已命戎徒,清抚边服。以开府器干堪济,识略英远,军旅事重,故以相任。 知在艰疚,日月未多,金革夺情,盖有通式。宜自抑割,即膺往旨。”冲既至南宁, 渠帅爨震及西爨首领皆诣府参谒。上大悦,下诏褒扬之。其兄子伯仁,随冲在府, 掠人之妻,士卒纵暴,边人失望。上闻而大怒,令蜀王秀治其事。益州长史元岩, 性方正,案冲无所宽贷,冲竟坐免。其弟太子洗马世约,谮岩于皇太子。上谓太子 曰:“古人有沽酒酸而不售者,为噬犬耳。今何用世约乎?适累汝也。”世约遂除 名。后数载,令冲检校括州事。时东阳贼帅陶子定、吴州贼帅罗慧方并聚众为乱, 攻围婺州永康、乌程诸县,冲率兵击破之。改封义丰县候,检校泉州事。寻拜营州 总管。冲容貌都雅,宽厚得众心。怀抚靺鞨、契丹,皆能致其死力。奚、畏惧, 朝贡相续。高丽尝入寇,冲率兵击走之。仁寿中,高祖为豫章王暕纳冲女为妃,征 拜民部尚书。未几,卒,时年六十六。少子挺,最知名。

  寿字世龄。父孝宽,周上柱国、郧国公。寿在周,以贵公子,早有令誉,为右 侍上士,迁千牛备身。赵王为雍州牧,引为主簿。寻迁少御伯。武帝亲征高氏,拜 京兆尹,委以后事。以父军功,赐爵永安县侯,邑八百户。高祖为丞相,以其父平 尉迥,拜寿仪同三司,进封滑国公,邑五千户。俄以父丧去职。高祖爱禅,起令视 事,寻迁恆、毛二州刺史,颇有治名。开皇十年,以疾征还,卒于家,时年四十二。 谥曰定。仁寿中,高祖为晋王昭纳其女为妃。以其子保峦嗣。

  寿弟霁,位至太常少卿,安邑县伯。津,位至内史侍郎,判民部尚书事。

  世康从父弟操,字元节,刚简有风概。仕周,致位上开府、光州刺史。高祖为 丞相,以平尉迥功,进位柱国,封平桑郡公,历青、荆二州总管,卒官。谥曰静。

  柳机子述 机弟旦 肃 从弟雄亮 从子謇之 族弟昂 昂子调

  柳机,字匡时,河东解人也。父庆,魏尚书左仆射。机伟仪容,有器局,颇涉 经史。年十九,周武帝时为鲁公,引为记室。及帝嗣位,自宣纳上士累迁少纳言、 太子宫尹,封平齐县公。从帝平齐,拜开府,转司宗中大夫。宣帝时,迁御正上大 夫。机见帝失德,屡谏不听,恐祸及己,托于郑译,阴求出外,于是拜华州刺史。 及高祖作相,征还京师。时周代旧臣皆劝禅让,机独义形于色,无所陈请。俄拜卫 州刺史。及践阼,进爵建安郡公,邑二千四百户,征为纳言。机性宽简,有雅望, 然当近侍,无所损益,又好饮酒,不亲细务,在职数年,复出为华州刺史。奉诏每 月朝见。寻转冀州刺史。后征入朝,以其子述尚兰陵公主,礼遇益隆。

  初,机在周,与族人文城公昂俱历显要。及此,机、昂并为外职,杨素时为纳 言,方用事,因上赐宴,素戏机曰:“二柳俱摧,孤杨独耸。”坐者欢笑,机竟无 言。未几,还州。前后作牧,俱称宽惠。后数年,以疾征还京师,卒于家,时年五 十六。赠大将军、青州刺史,谥曰简。子述嗣。

  柳述,字业隆,性明敏,有干略,颇涉文艺。少以父廕,为太子亲卫。后以尚 主之故,拜开府仪同三司、内史侍郎。上于诸婿中,特所宠敬。岁馀,判兵部尚书 事。丁父艰去职。未几,起摄给事黄门侍郎事,袭爵建安郡公。仁寿中,判吏部尚 书事。述虽职务修理,为当时所称,然不达大体,暴于驭下,又怙宠骄豪,无所降 屈。杨素时称贵幸,朝臣莫不詟惮,述每陵侮之,数于上前面折素短。判事有不合 素意,素或令述改之,辄谓将命者曰:“语仆射,道尚书不肯。”素由是衔之。俄 而杨素亦被疏忌,不知省务。述任寄逾重,拜兵部尚书,参掌机密。述自以无功可 纪,过叨匪服,抗表陈让。上许之,令摄兵部尚书事。上于仁寿宫寝疾,述与杨素、 黄门侍郎元岩等侍疾宫中。时皇太子无礼于陈贵人,上知而大怒,因令述召房陵王。 述与元岩出外作敕书,杨素闻之,与皇太子协谋,便矫诏执述、岩二人,持以属吏。 及炀帝嗣位,述竟坐除名,与公主离绝。徙述于龙川郡。公主请与述同徙,帝不听, 事见《列女传》。述在龙川数年,复徙宁越,遇瘴疠而死,时年三十九。

  旦字匡德,工骑射,颇涉书籍。起家周左侍上士,累迁兵部下大夫。顷之,益 州总管王谦起逆,拜为行军长史,从梁睿讨平之,以功授仪同三司。开皇元年,加 授开府,封新城县男,迁授掌设骠骑。历罗、淅、鲁三州刺史,并有能名。大业初, 拜龙川太守。民居山洞,好相攻击,旦为开设学校,大变其风。帝闻而善之,下诏 褒美。四年,征为太常少卿,摄判黄门侍郎事。卒官,年六十一。子燮,官至河内 掾。

  肃字匡仁,少聪敏,闲于占对。起家周齐王文学。武帝见而异之,召拜宣纳上 士。高祖作相,引为宾曹参军。开皇初,授太子洗马。陈使谢泉来聘,以才学见称, 诏肃宴接,时论称其华辩。转太子内舍人,迁太子仆。太子废,坐除名为民。大业 中,帝与段达语及庶人罪恶之状,达云:“柳肃在宫,大见疏斥。”帝问其故,答 曰:“学士刘臻,尝进章仇太翼于宫中,为巫蛊事。肃知而谏曰:‘殿下帝之冢子, 位当储贰,诫在不孝,无患见疑。刘臻书生,鼓摇脣舌,适足以相诳误,愿殿下勿 纳之。’庶人不怿,他日谓臻曰:‘汝何故漏泄,使柳肃知之,令面折我?’自是 后言皆不用。”帝曰:“肃横除名,非其罪也。”召守礼部侍郎,转工部侍郎,大 见亲任。每行幸辽东,常委之于涿郡留守。十一年卒,时年六十二。

  雄亮字信诚。父桧,仕周华阳太守。遇黄众宝作乱,攻陷华阳,桧为贼所害。 雄亮时年十四,哀毁过礼,阴有复仇之志。武帝时,众宝率其所部归于长安,帝待 之甚厚。雄亮手斩众宝于城中,请罪阙下,帝特原之。寻治梁州总管记室,迁湖城 令,累迁内史中大夫,赐爵汝阳县子。司马消难作乱江北,高祖令雄亮聘于陈,以 结邻好。及还,会高祖受禅,拜尚书考功侍郎,寻迁给事黄门侍郎。尚书省凡有奏 事,雄亮多所驳正,深为公卿所惮。俄以本官检校太子左庶子,进爵为伯。秦王俊 之镇陇右也,出为秦州总管府司马,领山南道行台左丞,卒官,时年五十一。有子 赞。

  謇之字公正。父蔡年,周顺州刺史。謇之身长七尺五寸,仪容甚伟,风神爽亮, 进止可观。为童兒时,周齐王宪尝遇謇之于途,异而与语,大奇之。因奏入国子, 以明经擢第,拜宗师中士,寻转守庙下士。武帝尝有事太庙,謇之读祝文,音韵清 雅,观者属目。帝善之,擢为宣纳上士。及高祖作相,引为田曹参军,仍谘典签事。 开皇初,拜通事舍人,寻迁内史舍人,历兵部、司勋二曹侍郎。朝廷以謇之有雅望, 善谈谑,又饮酒至石不乱,由是每梁、陈使至,辄令謇之接对。后迁光禄少卿。出 入十馀年,每参掌敷奏。会吐谷浑来降,朝廷以宗女光化公主妻之,以謇之兼散骑 常侍,送公主于西域。俄而突厥启民可汗求结和亲,复令謇之送义成公主于突厥。 謇之前后奉使,得二国所赠马千馀匹,杂物称是,皆散之宗族,家无馀财。仁寿中, 出为肃州刺史,寻转息州刺史,俱有惠政。后二岁,以母忧去职。炀帝践阼,复拜 光禄少卿。大业初,启民可汗自以内附,遂畜牧于定襄、马邑间,帝使謇之谕令出 塞。及还,奏事称旨,拜黄门侍郎。时元德太子初薨,朝野注望,皆以齐王当立。 帝方重王府之选,大业三年,车驾还京师,拜为齐王长史。帝法服临轩,备仪卫, 命齐王立于西朝堂之前,北面。遣吏部尚书牛弘、内史令杨约、左卫大将军宇文述 等,从殿廷引謇之诣齐王所,西面立。牛弘宣敕谓齐王曰:“我昔阶缘恩宠,启封 晋阳,出籓之初,时年十二。先帝立我于西朝堂,乃令高颎、虞庆则、元旻等,从 内送王子相于我。于时诫我曰:‘以汝幼冲,未更世事,今令子相作辅于汝,事无 大小,皆可委之。无得昵近小人,疏远子相。若从我言者,有益于社稷,成立汝名 行。如不用此言,唯国及身,败无日矣。’吾受敕之后,奉以周旋,不敢失坠。微 子相之力,吾无今日矣。若与謇之从事,一如子相也。”又敕謇之曰:“今以卿作 辅于齐,善思匡救之理,副朕所望。若齐王德业修备,富贵自当钟卿一门。若有不 善,罪亦相及。”时齐王正擅宠,左右放纵,乔令则之徒,深见昵狎。謇之虽知其 罪失,不能匡正。及王得罪,謇之竟坐除名。帝幸辽东,召謇之检校燕郡事。及帝 班师,至燕郡,坐供顿不给,配戍岭南。卒于洭口,时年六十。子威明。

  昂字千里。父敏,有高名,好礼笃学,治家如官。仕周,历职清显。开皇初, 为太子太保。昂有器识,干局过人。周武帝时,为大内史,赐爵文城郡公,致位开 府,当途用事,百僚皆出其下。宣帝嗣位,稍被疏远,然不离本职。及高祖为丞相, 深自结纳。高祖大悦之,以为大宗伯。昂受拜之日,遂得偏风,不能视事。高祖受 禅,昂疾愈,加上开府,拜潞州刺史。昂见天下无事,可以劝学行礼,因上表曰:

  臣闻帝王受命,建学制礼,故能移既往之风,成惟新之俗。自魏道将谢,分割 九区,关右、山东,久为战国,各逞权诈,俱殉干戈,赋役繁重,刑政严急。盖救 焚拯溺,无暇从容,非朝野之愿,以至于此。晚世因循,遂成希慕,俗化浇敝,流 宕忘反,自非天然上哲,挺生于时,则儒雅之道,经礼之制,衣冠民庶,莫肯用心。 世事所以未清,轨物由兹而坏。伏惟陛下禀灵上帝,受命昊天,合三阳之期,膺千 祀之运。往者周室颓毁,区宇沸腾,圣策风行,神谋电发,端坐廊庙,荡涤万方, 俯顺幽明,君临四海。择万古之典,无善不为;改百王之弊,无恶不尽。至若因情 缘义,为其节文,故以三百三千,事高前代。然下土黎献,尚未尽行。臣谬蒙奖策, 从政籓部,人庶轨仪,实见多阙,儒风以坠,礼教犹微,是知百姓之心,未能顿变。 仰惟深思远虑,情念下民,渐被以俭,使至于道。臣恐业淹事缓,动延年世。若行 礼劝学,道教相催,必当靡然向风,不远而就。家知礼节,人识义方,比屋可封, 辄谓非远。

  上览而善之,因下诏曰:

  建国重道,莫先于学,尊主庇民,莫先于礼。自魏氏不竞,周、齐抗衡,分四 海之民,斗二邦之力,递为强弱,多历年所。务权诈而薄儒雅,重干戈而轻俎豆, 民不见德,唯争是闻。朝野以机巧为师,文吏用深刻为法,风浇俗弊,化之然也。 虽复建立庠序,兼启黉塾,业非时贵,道亦不行。其间服膺儒术,盖有之矣,彼众 我寡,未能移俗。然其维持名教,奖饰彝伦,微相弘益,赖斯而已。王者承天,休 咎随化,有礼则祥瑞必降,无礼则妖孽兴起。人禀五常,性灵不一,有礼则阴阳合 德,无礼则禽兽其心。治国立身,非礼不可。朕受命于天,财成万物,去华夷之乱, 求风化之宜。戒奢崇俭,率先百辟,轻徭薄赋,冀以宽弘。而积习生常,未能惩革, 闾阎士庶,吉凶之礼,动悉乖方,不依制度。执宪之职,似塞耳而无闻,莅民之官, 犹蔽目而不察。宣扬朝化,其若是乎?古人之学,且耕且养。今者民丁非役之日, 农亩时候之馀,若敦以学业,劝以经礼,自可家慕大道,人希至德。岂止知礼节, 识廉耻,父慈子孝,兄恭弟顺者乎?始自京师,爰及州郡,宜祗朕意,劝学行礼。

  自是天下州县皆置博士习礼焉。

  昂在州,甚有惠政,数年,卒官。

  子调,起家秘书郎,寻转侍御史。左仆射杨素尝于朝堂见调,因独言曰:“柳 条通体弱,独摇不须风。”调敛板正色曰:“调信无取者,公不当以为侍御史;调 信有可取,不应发此言。公当具瞻之秋,枢机何可轻发!”素甚奇之。炀帝嗣位, 累迁尚书左司郎。时王纲不振,朝士多赃货,唯调清素守常,为时所美。然于干用, 非其所长。

  史臣曰:韦氏自居京兆,代有人物。世康昆季,馀庆所钟,或入处礼闱,或出 总方岳,硃输接轸,P“P”成阴,在周暨隋,勋庸并茂,盛矣!建安风韵闲雅, 望重当时。述恃宠骄人,终致倾败。旦屡有惠政,肃每存诚谠。雄亮名节自立,忠 正见称,謇之神情开爽,颇为疏放。文城历仕二朝,咸见推重,献书高祖,遂兴学 校,言能弘道,其利博哉!

上一章』『隋书章节目录』 『下一章

相关翻译

隋书 列传卷十二译文

韦世康,京兆杜陵人,韦家世世代代都是关内的大姓。  祖父韦旭,魏国南幽州刺史。  父亲韦夐,隐居不仕,在北魏、北周两代,十次征他出仕,他都不出山,世人称之为“逍遥公”。  世康小时…详情

相关赏析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kyedu.net/bookview/7215.html

热门诗词

古文典籍

热门名句

热门成语